返回目录

《快穿之宠爱》

www.hg7907.com:首先,鉴于电商存在跨境交易的情况,人大和政府尽快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赋权监管部门建立一套法律支持的跨境监管体系,搭建起全国性的电子商务监管平台。

247.学园大佬爱上我(七)

    韩靖宇难以置信地看着要告家长的白曦。』杂﹣志﹣虫』

    他压低了声音质问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白曦如果去白二叔面前告状,那白二叔更不可能放过楚家了。

    “早知道你这么怕二叔, 我就应该早叫你知道我的厉害。”想到原主曾经在韩靖宇面前那样卑躬屈膝,什么委屈都愿意承受, 默默承受他的冷暴力, 那些冷言冷语,还有这小子拒绝承认和她的关系, 说见她就见她,不想见她就放她的鸽子完全不在意原主的处境, 白曦就觉得恼火得要命。

    上一世,韩靖宇也是把原主给扔在了电影院一直都没有出现, 原主也是这样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巷子里, 遭遇了那些坏人。

    也是楚争把那些人赶走,可是原主对看见自己这样狼狈凄惨的样子的楚争非常厌恶,把他给骂走了。

    楚争本来也不是专门为了救千金大小姐才出的手,无论受到伤害的是谁,他只不过是不愿意看见一个女孩子被侮辱而已。

    女孩子这么不知好歹, 他直接就走了。

    原主踉踉跄跄, 之后又遭遇到了一些危险, 虽然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可是也吓死了。

    就是那样儿, 她还在为楚靖宇隐瞒, 当大半夜开车找她找得发疯的白二叔赶到的时候, 她说自己和楚靖宇争吵把楚靖宇赶走, 是为了气楚靖宇才去和混混们在一块儿玩儿。

    白二叔简直不敢置信她会为了楚靖宇伤害自己到了这个份儿上,关了她整整半个月,叫她以后不许和那些什么混混来往,也叫她不许再因为楚靖宇就伤害自己的身体。

    那个时候的混乱,就算是白曦现在想想都觉得头疼。

    甚至白二叔还觉得原主为了楚靖宇这样疯狂令他担心,还动过把原主和楚靖宇都送到国外去,两个人在陌生的国度彼此依偎,或许会感情更好一点。

    她无法原谅的是……当原主隐瞒了白二叔,却哭着在楚靖宇的面前哭诉自己那天晚上的遭遇,想叫楚靖宇知道自己做错事,能有一点愧疚心。

    可是这些,却成为日后她和楚靖宇翻脸之后,楚靖宇针对她的武器。

    他说她不要脸,下贱放荡,甚至和混混们厮混,早就没有了清白,私生活胡乱得很,可是却对外表现出一副骄傲纯洁一往情深的样子来,叫他背了这口黑锅。

    他还说了很多很多的话,言之凿凿,甚至连那个时候她是怎么差点儿被混混们拖进巷子里,都成了她卖弄风骚之后的罪有应得。

    其实这点小流言蜚语并不能动摇原主的地位。

    可是他的出卖,却几乎撕碎了原主的心。

    她那么爱着他,为他几乎付出了一切,可是他清楚什么对她来说是不愿回忆的伤疤,却把这伤疤撕下来,血淋淋地给人看。

    就算……楚靖宇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可是这么多年她陪伴在他的身边支持他,用白氏的资源来成就他商业奇才的名声,就算是对合作伙伴,是不是也不应该这样过河拆桥?

    楚靖宇的心里满心都是心爱的女孩子,对其他女人冷酷,这听上去很美,很痴情。

    可是和那些断然拒绝其他女人的冷酷痴情不同,楚靖宇拿着白家的资源和财富给了原主婚姻的承诺,却反过头来给了她一刀……

    白曦看着此时年少,还没有多少内敛和深沉的少年,想到的是多年之后的那个心机深沉,巧取豪夺又将原主置于死地的英俊的男人。

    她笑了笑,抬了抬下颚。

    “我也不希望叫班里的同学知道我和你曾经有过这一段儿,往后你不许提起,免得给我找麻烦。”见少年的眼睛慢慢地瞪大了,白曦坐下,托着小腮帮子无聊地说道,“楚靖宇,你可以走了。不过你要记得……你不要后悔。”没有了原主一心一意的帮助,还有白家的资源,只单凭楚家,楚靖宇还能不能在日后成为年少新贵,成为年轻人之中的标杆,白曦都觉得不一定了。

    除非他找着一个和原主一样儿傻的姑娘。

    她漫不经心的样子,叫楚靖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此刻,他几乎要控制不住想要质问白曦怎么可以这样冷酷,甚至都忘记自己不愿意在心爱的女孩子面前暴露自己和白曦之间的关系。

    只是想到白二叔,他还是没有吭声,沉默地退后了一步。

    “后悔?!”他和楚争很相似的薄唇里吐出两个字来。

    白曦突然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到底失去了什么。”

    他失去的,是这个世界上,或许最爱他,为了他愿意付出一切,无论是好是坏,义无反顾就算放弃自己的人生还有本性也要陪伴他的女孩子。

    或许……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子也很好。

    可是那是不一样的。

    那个女孩子或许……远远都没有原主那样深爱着他。

    年少的悸动叫他们在一块儿,因为现实而分离,并没有经历风风雨雨的考验,可是原主陪在楚靖宇的身边,什么都经历过。

    那些商场上的沉浮还有商业策划,是她没日没夜地陪着楚靖宇完成,然后和他一块儿去竞争那些合作,他们受过骗,也被人抓住过一些把柄,可是最终平安无事,都是他们一起风风雨雨走过来。

    白曦想到原主这从十七八岁就开始的爱情,一直要到很久很久之后都要和楚靖宇纠缠,想到了那些年来他们之间的故事,抬眼,安静地看着楚靖宇轻声说道,“窗外的月光很美,可是陪伴在你身边的,却永远都不是虚无的月光,你说呢?”

    她的话,楚靖宇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是明白的。

    他突然觉得心里很疼。

    呆呆地看着白曦,他下意识地踉跄了一下,竟然不敢和白曦那双突然变得黑沉的眼睛对视,转头走了。

    他有些失魂落魄,甚至变得有些疲惫,整个下午就坐在座位里,目光怔怔地看着白曦的背影。

    他的样子太醒目了,大半班级的同学都看在眼里,不由目光交流。

    这是……校草大人知道白曦和楚学长好上了,所以心情不好了?

    校草也喜欢白曦?

    不过楚靖宇的脸色不大好看,没有人敢说什么,他也以为自己的行为很隐秘,不会被人察觉。

    他觉得自己甚至心里一片迷茫,甚至都快忘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在白曦前面不远处埋头做题了。

    这叫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可是叫楚靖宇心里更不好受的是,要放学的时候,楚争又出现在白曦的班级门口。

    他单肩背着一个书包,靠在门口的墙壁上,引来了很多女生怯怯的爱慕的目光。

    白曦美滋滋地收了自己的书包,把书包背起来,一跳一跳地来到了楚争的面前,仰头,眼睛亮晶晶的。

    楚争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这个举动,被班级里的女生们研究了一下,就叫做铁汉柔情,他的温柔只为了她了。

    白曦背后一凉,回头,嘴角抽搐地看着那些目光诡异的女生们,急忙拉着楚争就走。

    “太可怕了。”要不怎么说言情小说可怕呢,这简直看完了言情小说,很希望自己或是身边也有一个女主一样的经历叫自己爽一下。白曦才不承认自己心里也很爽呢。哼哼唧唧地围着楚争,轻快地走路,时不时还跳上花坛去走一走……她都这么言情了,可是身边大佬就是大佬,硬是走出了冷酷的气场,由着自己裙摆飘飘。白曦一个人high也没啥意思,默默地从花坛上跳了下来。

    楚争侧头看她。

    “怎么不走了?”

    “花坛太高了。”白曦垂着小脑袋,提了提书包带子小声说道。

    “我在看着你。”楚争继续说道。

    白曦侧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高大强悍的少年伸出手,又把小小一颗的女孩子给举到了花坛上。

    “喜欢就继续。我不会叫你跌下来。”

    白曦痛哭流涕:“这真的太帅了!”

    灵灵八也觉得眼眶酸涩了:“我真的没有看错!你要加油!”

    系统和宿主同时陷入了深深的感动。

    在见识过楚靖宇这王八蛋之后,一狸一统看谁都是小天使!

    只不过楚争的话叫白曦的心里的确很柔软,她开开心心,满是安稳,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摔下去,轻快地走在花坛上,还四处观望小小声地说道,“幸亏没有志愿者,不然,我踩花坛,这其实也是不对的。”

    她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踩花坛,所以只不过是走了两步就自己重新跳了下来。不过这回她心里满足多了,也不在意楚争的冷淡,去了修车房不远的一家咖啡厅,要了蛋糕和果汁,坐在窗边的位置看着楚争干活儿。

    他脱掉校服,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在工作,露出一双强壮的,肌肉隆起的手臂。

    修车厂到处都是机车的油污,白曦看见不大一会儿,他身上就被沾染了很多的机油什么的。

    只是他看起来很脏,没有那些学校里白白净净的学生好看,可是白曦却觉得他更帅气了。

    楚争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和同事那样时不时坐在一旁侃大山,他似乎是知道修车厂的老板愿意给自己这份工作还叫他可以放学之后才过来是对他的例外,所以开始工作就沉默地一辆车一辆车地排查检修,没有一刻的休息。他努力又带着几分少年意气的倔强,就算是没有上白班,可是工作量却努力和同事持平甚至更多。白曦看着他努力的样子,觉得眼眶热热的。

    每一个努力生活的人,都令人敬佩,无论是他在做什么工作。

    和楚争相比,上一世原主却只为了楚靖宇的背叛与伤害就自杀……

    时间过得很快,白曦也不知道看了楚争多久,却觉得一点儿都不枯燥。

    他沉默不喜欢说话,还是什么学校周围的打架的头子,可是白曦却觉得他真的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了。

    上辈子他救了原主,原主没有报答他,他也没说什么,甚至在学校遇到,只当做不认识原主。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白曦坐得身板儿都要僵硬了,修车房的工作似乎也要完成了,白曦这才给等在不远处跟着自己一块儿过来的司机打电话。

    打从差点儿遇到危险,白二叔就不叫白曦一个人到处走了。

    她叫司机过来接她,又买了单,出去站在咖啡厅的门口,对洗过澡擦着头上的水迹的楚争很殷勤地问道,“楚争,咱们可以回家了么?”

    楚争一愣。

    夕阳的余晖落在白曦的身上,氤氲出温馨的光晕。

    她弯起眼睛笑着问他“可以回家了么?”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猛地被撞击了一下。

    可是……

    这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楚争垂了垂眼睛,点了点头,把心里的那一点悸动按捺在心底。

    他不过是个穷小子……

    见他点了头,白曦急忙跳过来,也不在意楚争身上还沾了一些油污,抓着他的手臂就把他往自家的车里拖。她本来就是一个爱说话的女孩子,一路上和楚争叽叽喳喳的,简直叫同年纪的男生听到都要酷酷地甩她一句“神烦”。

    可是哪怕只是女生的小小的抱怨和微不足道的烦恼,楚争却还是安静地听着,没有打断她。

    这份涵养,叫觉得魔音灌耳的白家的司机都不由敬佩地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

    这少年……真的对他家小姐很好啊。

    不是真心的,早就把他家小姐给堵嘴塞后车厢里去了。

    这个司机是白家雇佣,当然也会对白二叔汇报一些事,因此,当白曦带着楚争回家的空闲,司机就把这件事对白二叔说了。

    白二叔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他不会在这个时候说什么,不过叫白二叔说,白曦愿意和楚争交朋友,远远比一心扑在楚靖宇身上合适多了。

    他本也不是一个十分注重旁人门第还有家世的人,举止温和,又对楚争很有好感,因此和楚争聊得很投机。当听到楚争脸色平静地和自己说起一些新兴的产业的时候,白二叔听得微微点头。

    这些涉及新兴产业,比如电子电商还有一些IT领域的产业,都是他们这些传统的集团很少涉足的。可是他也知道未来的时代,新的产业已经开始展现强大的力量。他正和一些专业人士讨论这些问题。

    楚争的回答当然比不上专业人士,也很青涩,可是却展现了足够的眼光。

    “你的想法不错。”白二叔笑着称赞。

    楚争没有多说什么,平静地说道,“新兴产业在学生之中更常常见到,所以我关注了一些。”

    年轻人才是接受新事物最快的群体,他只算得上是占了这一个好处。

    白二叔脸上的笑容简直压不住了。

    白曦没有意思地坐在一旁,看着白二叔就跟面试一样和楚争说话。

    “有没有兴趣来白氏实习?”白二叔继续问道。

    楚争想了想,摇头拒绝,“我想要自己试一试。”

    “怎么试?”白二叔感兴趣地问道。

    白曦也好奇地看过来。

    “我很快就会高中毕业,上大学之前会有很长时间的假期学习最新的程序系统,编撰一些小的项目试试看。”楚争见白二叔似乎有些不赞同,觉得自己轻狂,镇定地说道,“我年轻,输得起,所以希望自己走出一条路。就算是失败,大不了从头再来,也同样是我人生的经验。”他这样坦然,白二叔心里不由更加称赞。见楚争是真的对加入白氏没有兴趣,也不再劝说他,反而聊起了其他的话题。

    白曦急忙给这两位大佬各自倒了一杯果汁。

    “没意思啊?”白二叔笑眯眯地看着白曦问道。

    “把工作带回家,最可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了。”白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以后不会了。”如果不是楚争很对白二叔的胃口,他不会问了这么许多问题。

    不过今天是他请楚争来家里做客,白二叔当然就招呼两个孩子一块儿吃饭,看见楚争看着餐桌上一道番茄炒蛋,白二叔挑了挑眉。

    “怎么了?这些菜不和口味?”

    “白曦不喜欢吃咸的。”楚争淡淡地说道。

    白曦是个甜党,白二叔当然也知道,不过最近他没有什么时间在家里吃饭,唯一在家里几天,还是照顾在病床上的白曦,哪儿有精神留意菜色。

    他虽然知道厨房换了个佣人,不过却不知道连菜的口味都不一样了。

    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白二叔突然挑了挑眉梢儿。

    “楚争,还是你心细。”

    “我本来今天要告诉厨房的,晚了一步。”白曦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有些嘚瑟,又有些想要翘尾巴地炫耀说道,“不过,楚争既然提了,那我就不提了吧。”

    她脸上的快乐,叫白二叔看着楚争若有所思。

    楚争真的有心了,有心了。

    那一会儿还得多透露一些,比如他家小曦爱吃蜂蜜蛋糕,不喜欢喝咖啡只喜欢喝果汁,还有特别娇气却好哄……

    小伙子都记得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