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夺梦》

www.hg7907.com:美国“每日野兽”网站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74.铺路

    周昇:“……”

    余皓笑道:“嗯, 如果有机会的话。﹢杂∪志∪虫﹢”

    “周昇明年能拿奖学金了?”周来春道。

    周昇皱眉:“薛隆那孙子又给你打电话了?”

    “你们辅导员那是关心你!”周来春道,“别成天跟个刺头似的。”

    周昇要被气笑了说:“这孙子真狡猾, 一边整我看整不动了,一边还邀功来了。”

    余皓道:“薛隆他……”

    “算了别说了。”周昇制止余皓的解释, 说:“没空和他玩宫斗。”

    周来春道:“余皓, 你们住在一起,近朱者赤, 周昇这文化课跟脱胎换骨似的,少不了你的功劳。可周昇啊, 社会上就是这样,”周来春在烟雾里皱着眉, 教训周昇道:“圆滑一点, 人生才圆满,圆圆满满,懂么?”

    “你这人生够圆满的。”周昇唏嘘道,“就可惜啊,百密一疏, 生了块叉烧。”

    余皓一口茶差点就喷出来。

    周来春对周昇嗤之以鼻, 余皓看在眼里心想这表情真是传承。

    “你自己说说, 毕业了想做什么?”周来春道, “你看, 我说得对吧?你读书完全能读好, 还能排年级第二, 你做什么不行?做什么不能做好?”

    余皓心想这点倒是挺对的, 他从认识周昇那天起,就觉得他不应该是最开始的模样,只是叛逆性格太重了,如果他出生与成长在一个像陈烨凯的那样的家庭,肯定也是自带男神光环一路登顶。

    周昇却道:“这牛舌烤得有点老了。”

    周来春不接话,只道:“在这么一家学校里,竞争没意义,赢了他们也没意思,早点出来和社会竞争吧。”

    “竞争啥啊?”周昇不耐烦了,说,“学你出去泡妞吗?”

    余皓正担心父子俩吵了起来,周来春却笑了笑,并未生气,朝余皓道:“余皓,你俩有兴趣创业不?”

    余皓马上道:“不不……太早了吧。”

    “不、早、了!”周来春道,“我像你们这年纪,都跟着我师哥当墩子当五年了。”

    余皓想起了那家小炒店的老板,周昇说:“余皓学心理的,不创业,你就别忽悠了,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

    周来春按了烟头,说:“周昇,你今天满二十一岁,我往你银行账户里存了笔钱,学业不忙,就开个公司,练练手吧。余皓,叔叔知道你俩玩得好,平时多劝着他点。”说着拿出一张银行卡,转了下桌子转盘,把卡转到周昇面前。

    余皓心想哇,开公司?那这卡里有多少钱?有一百万吗?周昇应该不会要的。果然,周昇只是耐心地把转盘转了回去,连卡都不拿起来看一眼,朝周来春道:“老头子,你怎么就觉得我一定会按你的计划走?”

    周来春又点了根烟,说:“你不学着做生意,以后怎么接手云来春?”

    周昇莫名其妙道:“谁说我要接手云来春了?”

    周来春笑了起来:“别告诉我你心里头当真是这么想的,周昇,你今天能不能好好说话一次。”

    周昇道:“行,好好说话,咱们就聊聊吧。”

    周来春抽出一根烟,递给周昇,周昇接过,周来春给儿子点烟,余皓十分尴尬,正要起来时,周昇却道:“你就坐那儿,吃你的。”

    “你被你妈耽误了。”周来春眯起眼,说,“你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自己心里头肯定清楚。”

    “我不清楚。”周昇说,“实话说,老头子,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会成为啥样的人,但我有一点很清楚,就是不会成为你。”

    “为什么?”周来春说,“像你爸这样不好?我承认我对不起你妈,咱们设身处地,换个立场想想,是你你受得了她?”

    余皓越听越尴尬,脑海中浮现出周昇的妈的形象。

    “你到底哪来这么多抵触情绪?”周来春道,“你是为了反叛而反叛,周昇,想想你的那些朋友,上回请吃饭的,名字我叫不出来了,那个鹤立鸡群的……”

    “他叫傅立群!”周昇抓狂道。

    “多少人羡慕你有个这样的老子?”周来春说,“你瞧不起钱,是不是?你知道钱有多重要么?没有钱,你简直寸步难行!”

    “拉倒吧。”周昇道,“不就有俩臭钱么你?瞧把你给狂的!”

    “是吧。”周来春笑了笑,说,“瞧不起钱,瞧不起你爸,你的生活从哪儿来?贫贱夫妻百事哀,当初我要和你妈过得好,咱们家能过到这份上?”

    周昇倏然不说话了,周来春耐心地说:“你谁也瞧不上,自然也瞧不起你们班上的那伙人,是,说都是富二代,可他们爹娘不是拆迁户就是包工头,真有社会关系能去读你们学校?他们爹娘有几个能像你老子,帮你铺条好路?咱们换着说说,你想靠自己,成啊,等你毕业了,白手起家,做做生意,风里来雨里去的,起早贪黑,赚钱了,发达了,你就觉得自己长脸了,可你回头一看,白瞎十几年,重复一次你爸的路子,图啥?”

    周昇道:“我觉得咱俩真没法沟通。”

    “那你说啊!”周来春耐心道,“你想什么,你不说,怎么沟通?”

    周昇道:“老头子,世界上除了赚钱、花钱,还有别的事儿,你眼里头是不是只有钱了?”

    “说得好!”周来春道,“那我现在问问你,你想做什么?想去参加环法么?自行车一辆十万。”

    余皓:“……”

    “想弹钢琴学音乐?”周来春又道,“钢琴八十万,你雷叔儿子学萨克斯,买乐器十二万,还不算请老师!画画?当运动员?你有什么梦想,给我说说,我替你分析分析,看得花多少钱?人生理想啊,那是拿钱堆出来的!不能财务自由,你就只能老老实实朝九晚五地上班,你没有选择!你没有自由!你只能当金钱的奴隶!”

    周昇道:“我吃饱了,我想回去了,余皓,咱们走。”

    “叔叔说得对。”余皓突然道,“穷人没有平等,没有尊严,也没有选择。”

    周昇一怔,看向余皓,余皓道:“真的是这样,连活下去都很艰难的人,没有精力去谈理想,只能当奴隶。”

    “你看?”周来春说,“余皓比你清楚得多,你没吃过他这种苦,你不懂,周昇。我知道你有梦想,我支持你的梦想,我就希望你在追求梦想之前,花哪怕那么……一丁点时间……”说着他做了个手势:“也就那么三五年,先把你的吃饭问题给解决了,行么?”

    “爸也想要么给你存一笔钱,放银行里头买理财算了。”周来春无奈道,“可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守住这点本钱呢?去吧,周昇,先去学学,你就知道一块钱顶多大用。等你创业得差不多了,我跟你打赌,你铁定会去读个商科研究生,人间烟火呐,你是逃不掉的,总得去面对。”

    周昇看了眼余皓,两人对视片刻,周昇示意余皓替自己把卡收着,余皓便把卡拿了。周昇说:“那我走了,还有别的事儿么?”

    周来春又说:“还有,别急着走,你黄伯伯有个闺女儿,你知道的吧?上回还一起吃过饭,说你幽默风趣的那个。”

    周昇:“……”

    余皓心想大事不好了。

    “我把她微信推给你了,下周你俩抽空,见一面聊聊。”周来春道,“别告诉你妈。”

    周昇终于炸了:“你有病啊老头子!”

    周来春很耐心,说:“周昇,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有生理问题?去检查下?”

    余皓:“……”

    周昇道:“你他妈才有生理问题!先管好自己再来说别人行不?”

    “那你女朋友呢?”周来春突然道,“带来见个面啊!你搞毛?你妈不让你找媳妇你就真不找了?”

    “她没干涉我这个!”周昇道。

    余皓忙道:“阿姨上回过年还问呢。”

    “他有女朋友没有?”周来春朝余皓道,“没有?没有那去相亲啊,见一面啊,你又不知道喜欢不喜欢,璟雅有什么问题?别人在国外留学,家里还是当官的。周昇,你得想想清楚,你爸在外头是企业家,说白了还是暴发户。现在经济不景气,钱、不、好、赚,放眼全省,能盈利的就几家?你想实现阶层跨越,就得找黄璟雅这种女孩。在中国,哪怕你再有钱,无论你做什么,做到最后,都是在做政府关系,你逃不掉!周昇,你要创业也好,打工也好,最后都会走上这条路……”

    “妈呀。”周昇道,“你当我是工具啊?!”

    “你要玩,没不让你玩。”周来春道,“爱怎么玩怎么玩,结婚和恋爱是两回事,你懂不懂?”

    余皓这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

    周昇道:“行行,相、相,我加她。”

    周来春正要点头时,周昇却来了一句:“和黄柏光反目成仇可别怪我。”

    周来春:“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你还不明白么?!”

    周来春一吼,余皓顿时吓了一跳,周昇道:“不就是让你儿子娶当官家的女儿当媳妇,好让你和黄柏光蛇鼠一窝继续搂钱,当上市公司去割韭菜么?”

    周来春吼道:“云来春不是你爸我一个人的!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知道你老子在外头装孙子,就是为了给你挣这点钱么?!上市上市!我他妈我还不想干了呢!我能说啥!我就只有你周昇一个儿子!”

    周昇也怒了:“那你自己去给黄柏光当女婿去啊!当我是狗呐!说配种就拎出去配种么?!”

    “别别别……”余皓终于听不下去,忙道,“别吵了。”

    周昇道:“我就不该来吃这顿饭,就知道没好事。”说着起身,示意余皓走吧。

    周来春说:“话都给你说清楚了,自个回去想想吧,你也知道后悔当初没听我的去郢大,念这么个破烂学校……”

    “我不后悔!”周昇走到门口,又回头道,“能别这么多戏不?我、不、后、悔!你看我嘴型?看懂了么?”

    余皓忙示意周昇别吵了,回去吧,周来春又道:“余皓,谢谢你了!回去劝下他!”

    “我才谢谢你呐!”周昇在门外道。

    周昇一脸悻悻出来,余皓揣着那张卡,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已经总结出了周昇生气的时候的应对方式,别安慰他,只陪着就好,过一会儿他气会渐渐消的。

    出了会所,这儿是云顶山半山腰,打车都打不到,司机站在门口色迷迷地调戏大堂经理,在外头等着,见周昇与余皓一来,马上说:“少爷,寝室替你们打扫好了,用车您就叫我一声。”

    周昇没理他,径自离开云来春,往后山栈道走。余皓忙加快脚步,跟在周昇身后。

    “逛逛?”周昇的怒火似乎渐渐平息下来,朝余皓道。

    “好。”余皓说。

    栈道穿过竹林,空气非常清新,比起暑气肆虐的市区,自然公园里犹如世外桃源,整个后山一大块都是云来春的范围,里头还养着锦鸡与孔雀,几条栈道边的悬空泉里,锦鲤来来去去。

    尽头是一段透明的玻璃栈道,周昇走了上去,余皓朝脚下看,两人走进了半山腰的云里。

    “你真这么想?”周昇说。

    “事实上就是这样吧。”余皓明白周来春的意思,话糙理不糙,穷过的人一辈子也不想再去体会那种穷。

    末了,余皓又说:“你想,像陈老师,如果他没有经济能力,没有朋友的公司、股份和专利,甚至还欠着美国的助学贷款,找工作都很困难,又怎么会随心所欲,想回国就回国,当一个三本学校的班主任呢?”

    周昇说:“余皓,我要说我其实不喜欢体育竞技,你信么?”

    “啊?!”

    余皓万万没想到,周昇会突然这么说。

    周昇趴到玻璃栈道的栏杆上朝下看,幽谷瀑布,水气升腾,余皓拿起手机,给他拍照。

    “我不喜欢争名次。”周昇说,“昨天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站在领奖台上,我知道那是荣誉,大家前呼后拥,为我开心,可我觉得挺烦的。”

    “怎么会呢?”余皓放下手机道,“不过你自己的感受最重要,不喜欢以后别参加了?我以为你喜欢运动呢。”

    “我喜欢运动,但我只喜欢骑车、跑步、游泳的过程。”周昇说,“就像你喜欢唱歌,你很投入,可你不喜欢站在台上唱,接受那么多人的评价。”

    “我明白了。”余皓几乎是秒懂,说,“我非常明白。”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不是做这行的。”周昇说,“可我也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其实老头子说得挺对,钱很重要,我要是有凯凯自己打拼出来的身家,就不吃他今天这顿饭了,连生活费都不用找他要呢。”

    余皓道:“哪怕混成陈老师这样,在你爸眼里,应该也只是小打小闹吧。”

    “他想给我计划好我的整个人生。”周昇出神地看着山谷里的云,说,“也不能说他错吧,一片好心。我要是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今天说不定还能理直气壮些,可我连自己还没活明白呢。”

    余皓端详周昇的侧颜,觉得他理智而冷静的时候,是相当帅的,这就是他认识的周昇。

    “真想有朵筋斗云。”周昇一手无意识地划了下,说,“咻——咱们就踩着云,飞走了。”

    余皓笑了起来。

    “我是个矫情的人。”周昇最后说,“下山吧。”

    下山路上,余皓却一直在想,他喜欢周昇已经喜欢很久了,今天周来春的话,却提醒了他一件他从来没想过的事,令他不禁有点儿后怕。大半年里,他唯一的念头只有“喜欢”,并期待有一天周昇能被他感动,回应他的感情。却从来没想过,这样的喜欢,会不会害了周昇。

    周昇和自己不一样,他的未来有许多选择。

    余皓孑然一身,他也许可以不去在意别人对他的评价,但周昇不行,他爸给他钱,支持他创业,这钱只是“练手”用的学费,目的是未来继承云来春集团。再让他娶一个漂亮且优秀的女孩,跻身富豪阶级,成为上市公司的CEO……

    余皓越来越明白中川龙生了。

    曾经的他,是不是也有过这些念头?可至少,他与陈烨凯是相爱的。而他余皓与周昇不一样。

    “吃饱了么?”周昇说,“我都忘了还有长寿面。”

    “不吃了。”余皓道,“你爸做的饭真没你做的好吃。”

    周昇一笑道:“他自打和我妈离婚以后,做的饭就不行了。”

    余皓说:“但昨天那家小炒,是真的很好吃。”

    周昇喃喃道:“嗯,所以只论做饭,老头子做一辈子,也永远比不过他师哥。”

    他们离开栈道,在路边公交车站等车,开往森林公园的班车一小时一班,周昇想了想,说:“走,跟我来。”说着带余皓往森林公园去。

    “你爸有多少钱?”余皓突然又问。

    周昇想了想,说:“你问云来春值多少钱,还是我爸个人财产有多少?”

    余皓道:“他自己的钱。”

    “干吗。”周昇道,“打他钱的主意啊。”

    余皓笑道:“好奇。”

    周昇满不在乎地说:“老头子……应该有个小十亿吧,那富婆具体不清楚,只知道比他多。”

    余皓真心诚意地说:“太有钱了。”

    周昇“嗯”了声,说:“把钱全给我,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去。”

    余皓道:“你爸一直想培养你,自始至终,他就没想过不管你……”

    “我知道。”周昇到得公园前,那里停了一排共享单车,一人扫了一辆,周昇又说,“以前是我妈要死要活的,他只得先不过问,现在我离家上大学了,他觉得是时候了。”

    余皓渐渐明白,也许在周来春眼里,什么三本,体育专业……只要有钱,想培养周昇接手自己的企业,这些都不是事儿。

    “比赛看谁先到学校?”周昇道。

    余皓道:“开什么玩笑!这可能吗?”

    “让你一只脚!”周昇右脚踩在共享单车的斜前杠上,只用左脚骑,“赢了的话,那张卡就是你的了!一、二、三,开始!”说着先骑了下去。

    余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