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综英美]逆转未来》

www.hg7907.com:凯瑟琳说,每天都有跟她说饿的学生,还有其他不好意思承认没有吃饱的学生。

94.第 94 章

    稻文就默默退散吧  疼得脸都有些扭曲了的康斯坦丁不管不顾地大吼道:“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贝利亚眨了眨眼睛, 道:“人类的交-配目的是为了繁衍后代,而你, 约翰·康斯坦丁,并没有留下后代的打算, 因为你并不想让你的后代遗传到你的天赋, 日日跟天使或是恶魔打交道。-杂∮志∮虫-”

    歪了歪头,贝利亚的目光里透露出不解。

    “既然你没有繁衍后代的打算, 那你跟人类的女性上床有什么意义?”

    康斯坦丁噎住,他恶狠狠地呼出一口气, 对贝利亚怒目而视:“做-爱要什么意义?!我就是……我就是需要性生活怎么样!”

    康斯坦丁都要被贝利亚给气死了,男性都有那个需求, 懂不懂, 懂不懂!

    啊,他都忘记了,眼前这位是没有性别的,根本没有纾解的烦恼!

    康斯坦丁毫不犹豫地将之前的怀疑扣上板上钉钉的帽子。

    哪怕贝利亚有性别,他也当贝利亚没有性别了!

    狠狠地磨了磨牙, 康斯坦丁没有再试图出拳, 十指连心, 他的手指已经够疼的了。

    要是毕曼给他打造的指节金环在就好了, 他一定戴着那个宝贝冲贝利亚脸上招呼。

    “可你会自我纾解。”贝利亚冷静地指出, “吾并不觉得这两种纾解方式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你都达到了高-潮, 不是吗。”

    康斯坦丁不敢置信地看向贝利亚, 什么?

    他这意思是,自-慰能够跟和女人开房上床相提并论?

    这个堕天使究竟特么的什么脑回路啊!

    像他这种相貌英俊的男人往酒吧走一圈,风衣口袋里面能够塞满小纸条,他还用自-慰?

    但看着贝利亚的眼睛,康斯坦丁愕然发现这位地狱之君完全就是这么想的。

    康斯坦丁气得拍床板,道:“我、我跟你说不清楚!还有,那是做-爱,别总是交-配交-配的,我特么又不是动物!”

    慢慢地眨了一下眼睛,贝利亚微微歪头,道:“哦……”

    就在康斯坦丁以为自己说通了贝利亚的时候,他就听到对面的地狱之君很是无辜地问道:“那你爱她们吗?”

    康斯坦丁:“……”

    那就是一夜情而已,有什么爱不爱的。

    从康斯坦丁的表情中得出了答案,贝利亚皱了皱眉,直白地道:“既然不爱,那为什么还要将交-配称作为做-爱?”

    即使堕天也不需要纾解身体的欲-望,地狱里头倒是有不少想要爬他床的魔女,但贝利亚完全看不上眼。或者说,偌大地狱,除了路西的美色还可以期待一下,其他的都入不了贝利亚的眼。

    从创世纪起就单身至今的贝利亚完全搞不明白人类有关交-配的诸多观念。

    康斯坦丁的脸阵红阵白,那种发自内心的羞耻和不忿直接压过了他手指的剧烈疼痛。

    明明大家都是这样的,为什么被贝利亚这么一说他就觉得自己各种不对劲?

    恨恨地咬牙,康斯坦丁低吼道:“我跟你说不清!总之、总之,我以工抵债,但你不能剥夺我身为男性的权力!!”

    他受够了跟五指姑娘相亲相爱的日子了!

    贝利亚的眉头高高挑起,他看向脸涨得通红的康斯坦丁,若有所思。

    康斯坦丁再接再厉:“告诉你,贝利亚,虽然我现在得为你工作,但我的灵魂是自由的,你不能就这么……”

    康斯坦丁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因为那根抵在他眉心处的手指陡然止住了话头。

    康斯坦丁有理由怀疑,这位地狱之君会在不悦之下对他下毒手。

    下地狱就下地狱!

    康斯坦丁愤愤地想道,他还就不信了,自己这么聪明机智,还不能在地狱里头走出一条活路来!

    “你的恳求吾已经收到了。”

    贝利亚声音平平地道。

    康斯坦丁憋气,谁特么恳求他了。

    贝利亚抿了一下嘴唇,慢慢道:“可是吾真的不喜欢你身上混合其他灵魂的味道。”

    康斯坦丁当即就想要炸毛,不喜欢可以不闻,谢谢!

    别说的他好像有狐臭似的。

    “就这样吧。”

    贝利亚自顾自地下了结论。

    “什么就这……”康斯坦丁拧着眉开口,只是他话还没等说完,一股有如山呼海啸般的快-感就自下身涌了出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冲垮了康斯坦丁的神志。

    他的嘴巴不自觉张大,黑眸刹那间失神。他的腰上一软,整个身体软绵绵地瘫倒在了床上。

    贝利亚的黑眸微微睁大些许。

    康斯坦丁瘫软在了床上,面色潮红,黑眸雾蒙蒙的一片。淡淡的腥檀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虽然隔着一层衣物并不那么浓重,但对于五感敏锐的堕天使而言,那味道渗透衣物透出来的气味是如此浓重。

    贝利亚立刻跳下床,这位地狱之君飞快地退到了树屋的角落中,看着目光失焦俨然睁着眼睛昏过去的康斯坦丁,他搓了搓手指,那什么的快-感有那么强烈吗?

    贝利亚瞅了瞅头发汗湿整个人简直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康斯坦丁,目光在他红透了的脸上转了转,然后是湿透的衬衫下微微透析出来的白皙皮肤,心核猛地一颤。

    贝利亚不由得皱了皱眉,将心核的异常归咎于屋里刺鼻的气味。

    他揉了揉鼻子,这味道也太呛了,整个木屋都染上了康斯坦丁的味道!

    抿了一下嘴唇,贝利亚直接转身就要离开。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贝利亚转过身,手一挥,直接治愈了康斯坦丁手指的骨折加骨裂。然后他直接从窗户离开,不忘挥手将窗户屋门关严实了。牢牢地将那些气味锁在屋子里。

    仰躺在树屋的屋顶,贝利亚慢慢地眨了眨眼睛,他看着中土大陆的夜空,莫名有些躁动的心核终于平静了下来。

    果然是味道太呛了的缘故!

    虽然世界不同,但夜晚的天空并没有什么区别。

    一样的幽深而静谧。

    忽然,贝利亚侧了侧头,他感觉到了空气之中有某种力量激荡开来,轻轻拨动已经写好的命运。

    贝利亚右手的手背上,有鎏金色的光芒渐渐透析而出。

    鎏金色在他的手背上形成了一个号角的形状。

    这是每一个从穿越局领取任务时都需要镌刻的印记,是命运至高神的印记。

    “这就是命轨被拨动的声音吗?”

    贝利亚轻声自语,侧耳细听。

    片刻后,地狱之君颔首,脸上罕见地浮起了一丝笑容。

    “还算动听的声音。”

    ***

    当命运从过去被改变的时候,世界的格局会随之悄无声息地改变。一切的一切,除了当初改变这一切的安纳塔和拥有着命运至高神印记的贝利亚以外,无人得知。

    即使是阿门洲上居住着的维拉维丽们。

    虽然他们是这个世界上的永恒神族,但他们仍旧处于这个世界的命运之中。

    贝利亚无所谓这个世界命运的改变,唯一让他有些犹豫的是昨晚因为他的帮助而高-潮至虚脱然后昏睡不醒的康斯坦丁。

    贝利亚瞅了瞅窗户屋门紧闭的树屋,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

    ……算了,就让他睡吧,反正他并不需要进食。

    万万没有想到人类的一次高-潮就能够导致虚脱,看来后期康斯坦丁怼起恶魔来那么有干劲,果然还是拜他当初那一手所赐。不然,第二天早上他都起不来床,更别提驱魔了。

    啧,都这么柔弱了还想着交-配……好吧,是做-爱,人类还真是不知死活。

    一大清早,玛利亚起床后就开始准备早餐。

    她很惊讶地注意到康斯坦丁并没有过来一起,要知道,这五年来,玛利亚都习惯一面做饭一面指点康斯坦丁了。

    她是完全看出来贝利亚阁下就是故意为难康斯坦丁,而当她得知贝利亚阁下和康斯坦丁的梁子始于当初康斯坦丁曾经欺骗过他后,玛利亚的同情顿时被削下去大半。

    骗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虽然知道贝利亚阁下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但受过他恩惠的玛利亚坚持认为,他并不是一个恶人。

    贝利亚阁下的脾气其实挺好。

    然后,康斯坦丁的事迹就被玛利亚当做反面教材用来教育洛基了。

    骗人的后果就是给人当牛做马,说谎之前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啊。

    当时洛基同情地看着在厨房跟面粉死磕的康斯坦丁,忙不迭地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等他骗人的时候,一定挑实力不及他,根本报不了仇的那些人。

    康斯坦丁不在,但贝利亚阁下却早早地坐在树荫下的藤椅上。他正单手托着下颌,一如既往地……发呆。

    玛利亚心底有些发慌,该不会,贝利亚阁下到底对康斯坦丁下了杀手吧?

    似他这样的存在,一定最厌恶的就是欺骗。

    “约翰·康斯坦丁没有事,他只是有些累而已。”

    贝利亚的声音平淡,不知为何,他主动帮着康斯坦丁解释了一下。

    玛利亚顿时就傻了眼:“……累?”

    贝利亚眨了眨眼睛,复又解释道:“有些虚脱了而已。”

    玛利亚慢慢地抬手将自己险些脱臼的下巴扶回去,她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正在这时,上方传来哐当一声。

    玛利亚下意识抬起头,却见到上方树屋的大门被整个踹飞了出去。

    康斯坦丁冲埃里克眨了一下眼睛,做了个口型——放心。

    贝利亚对幼崽的宽容,当初捡到洛基的时候,康斯坦丁就发现了。

    贝利亚的实力太强,这个孩子的力量不足以进入他的大脑。而贝利亚发现康斯坦丁的大脑被外来精神力进入的时候,这位掌控欲十足的地狱之君有些不满,所以就将那个精神力给拍回去了。

    等到发现那个精神力属于一个幼崽的时候,贝利亚虽然竭力收敛力道,还是将查尔斯拍得不轻。

    不过现在么,贝利亚既然亲自过来了,人死了都能从地狱里捞出来,更何况只是精神力受损。

    片刻之后,贝利亚移开手,查尔斯睁开了眼睛。

    今年十岁的查尔斯·泽维尔有着一头深棕色的头发,天蓝色的眼睛,眼瞳澄澈而干净,确实是一个漂亮孩子。

    当查尔斯看到床边的贝利亚的时候,查尔斯抖了抖,但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却难掩好奇地看了过来。

    查尔斯是一个有着心灵感应能力的变种人,就像是埃里克所说,他在运用能力上就如同喝水吃饭一般简单。而在他进入他人大脑时,翻阅记忆几乎成了本能。哪怕他并不想看,但总是能够窥见一两个画面。

    而在刚才钻进这位约翰·康斯坦丁先生的大脑时,他就看到了……某些相当颠覆他世界观的画面。那潜藏在人间的天使恶魔,还有眼前这位——

    贝利亚,地狱七君之一的懒惰。

    哪怕查尔斯是一个有着特殊天赋的人类,但他也只是一个小孩子,他……怕鬼。

    要不是贝利亚的相貌生得着实美丽,完全超出了一个孩子的想象,这会儿查尔斯说不定会崩了自己一直以来稳重的形象,尖叫出声。

    “查尔斯,你还好吗?!”

    就在查尔斯想要偷看但还有那么一点不敢偷看的时候,埃里克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查尔斯的手,焦急地问道:“你还好吗?”

    查尔斯看过去,是那个他没有见过却知道他名字的男孩。

    而在刚才短暂的会面中,查尔斯也看到了他的一些记忆。

    有一大片笼在迷雾中,查尔斯没有时间也没有去翻,但窥见的一两个画面,却是他失去母亲以及在实验室中被日日做着人体试验的时候。

    查尔斯的眼眸微湿,他抬起手抚摸着埃里克的脸。

    仿佛是巧合,亦仿佛是命运,查尔斯开口。

    那一刻,他的声音在埃里克的耳畔与未来的查尔斯重合。

    “埃里克,你不是一个人,你并不孤独。”

    埃里克的眼泪几乎是一瞬间落下。

    他想起在大海中的初遇,想起查尔斯帮助他控制力量畅谈未来的情景,想起在古巴的沙滩上他们分道扬镳,想起一次次的对抗,从青年到老年,以及在生命的最后,那只再一次冲他伸出来的手。

    “查尔斯……”

    埃里克努力扬起笑容,他伸出手将年幼的查尔斯紧紧地抱在怀里,哽咽着说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不是一个人。”

    瑞雯一脸懵逼,她看了看紧紧抱着她家查尔斯的男孩,又看了看床边站着的两个男人,忍不住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

    2005年,美国密苏里州中心城,安纳塔和莱戈拉斯站在街上面面相觑。

    莱戈拉斯看着过往的铁皮车辆,这位从小生活在密林里的精灵王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东西。他下意识抿紧嘴角,手掌按在了腰上的短刀上。

    辛达精灵不会畏惧任何挑战,如果那些铁皮主动攻击,他绝对会让它们尝尝精灵的武技!

    反倒是安纳塔适应良好。

    走过了无数个星球,发达程度跟地球相似的不在少数。安纳塔在落地之时就撑开了幻术结界,遮挡住了两人的身影。

    同伴失散了,那就去找吧。

    就在安纳塔低声劝慰莱戈拉斯并认真思考他是应该登报纸寻人还是上电视台放广告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

    “哈里森……”

    莱戈拉斯看向安纳塔,疑惑地道:“哈里森?”

    “他是我的兄弟!”安纳塔激动极了,当时的时间风暴,他和哈里森失散,没有降落在同一个位面中。安纳塔当然不相信自己兄弟已经遭遇了不测,只期盼哈里森不管如今在哪个位面都能够及时找一个宿体,只别跟他这么倒霉就行。

    没有想到,哈里森竟然也在地球上。

    这真的是太好了!

    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他们两个本来就对地球人生地不熟,傻站在这里也是在思考从何着手。既然安纳塔发现了自己的兄弟,那就先认亲好了。

    反正也没有更快的方法了。

    中心城尖端科技研究实验室,正在给军方代表介绍实验室最新研究成果的哈里森·威尔斯博士忽然停住了声音。他霍地转头,不敢置信的目光直直地看向一个方向。他的嘴唇动了动,他的脸上浮起了显而易见的欣喜。

    “威尔斯博士?”军方代表奇怪地看向哈里森·威尔斯,不明白这位天才物理学博士为什么突然会露出这个表情来。

    “失陪一下。”哈里森开口道,然后他一把将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青年拽了出来,道:“接下来的讲解,就由我的助手巴里·艾伦继续为您继续说明吧。”

    被哈里森从身后拽出来的小年轻都惊呆了。

    这个棕发绿眼的小年轻名叫巴里·艾伦,是中心城大学物理系三年级的学生,毋庸置疑地,整个中心大学物理系上到教授下到学生都是尖端科技研究实验室的主人哈里森·威尔斯博士的粉丝,巴里·艾伦自然也不例外。

    而且幸运的是,在尖端科技研究室放出消息,想要招收一名实习助理的时候,巴里·艾伦过五关斩六将,最后成功竞争到了实习助理的位置,得到了跟偶像威尔斯博士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第一次面对面见到威尔斯博士,巴里·艾伦激动得差点没晕过去。虽然他因为童年时的惨痛经历一直想要毕业后进入中心城的警察局工作,但自从他进入尖端科技研究实验室,他未来的工作意向就越来越动摇。

    巴里·艾伦疯狂地崇拜着威尔斯博士,出自他口的哪怕一个肯定都能够让巴里乐颠颠地晚上睡不着觉,艾瑞斯已经不止一次吐槽巴里特别像是痴-汉。

    而哈里森·威尔斯对巴里也是满意的。可以说,巴里是他亲自挑选进入尖端科技研究实验室的实习助理,他相当看好巴里在物理上的思维,觉得他日后会大有作为。

    要不然,接待军方代表的时候,哈里森也不会选择巴里作为随行助理,更不会在这有要事的时候,将巴里拽过来负责接待军方代表。

    巴里·艾伦紧张得身体都僵直了。

    但哈里森只在离开的时候拍了拍巴里的肩膀,对他说“我相信你”,几乎是一瞬间,巴里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眼珠锃亮。

    哈里森笑了一下,巴里非常出色,他敢肯定,巴里为了今天的工作任务已经将研究成果的各项数据背得清清楚楚。只不过这个小子有时候就是太腼腆,得让人推一把才行。

    将事情全权交给了巴里,哈里森直接跑出了实验室。

    精神力的触角已经探出,他在以着斯比瑞特人特有的联系方式跟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打招呼。

    是的,哈里森·威尔斯就是安纳塔失散多年的兄弟。只是,不同于在中土大陆渡过了四千多年的安纳塔,哈里森在地球上却只生活了九年。

    当时好不容易从时间风暴里挣扎而出的哈里森为了不使自己的精神体崩溃,他完全是依靠本能地迅速找了一个宿体,正是刚被从未来穿越而回的逆闪电艾尔伯德·斯旺刚刚杀死的哈里森·威尔斯博士。

    哈里森用最后的精神力击退了那个不怀好意的黄衣人,然后就昏了过去,再醒来时,他已经身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