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综]审神者吉尔伽美什》

www.hg7907.com:  代理律师、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殿学介绍,聂家是3月28日收到国家赔偿决定书的。

49.黄金之王

    Duang~晋江文学城独家, 请支持正版

    不止是人类的争斗,审神者带领下的付丧神也正与历史修正主义者们激烈战斗着。杂∑志∑虫

    小狐丸掉率提高的时间仅剩一天半, 很多还未出货的审神者不得不争分夺秒地不停重复对阵没完没了的时间溯行军。

    吉尔伽美什坐在靠窗的位置,这里视野开阔, 还能看见对面的旅舍, 他拿起一块刚炸好的鲷鱼烧,“咔嚓”一口咬下去。

    远处, “轰”的一声惊天落雷同时响起,不停落下的蓝紫色的闪电把黑夜照得恍若白昼。

    黑压压的天空仿佛正在酝酿一场瓢泼大雨。

    又或者是更有意思的东西……

    前田趴在药研的腿上, 不知道是害怕打雷还是还未接受之前的巨大打击,小小的身体不住地颤抖。他咬着手指, 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以免惊扰到新的审神者让他厌烦。

    过了一会儿, 门被小心推开,擅长在夜间活动的堀川国广提着两个包裹回来,这是他向店主婆婆打听到的,隔了三条街卖的和果子,听说味道非常正宗。

    堀川把其中一个大一些的包裹递给博多, 让他拿去和大家分食, 自己则拎着另一包点心去吉尔伽美什身边, 把造型精致可爱的和果子一一摆放在桌上。

    摆放好点心的胁差少年抬头, 看见吉尔伽美什还在专注地看着窗外, 他十分好奇也忍不住顺着吉尔伽美什的视线向窗外看了眼。

    那景象却令他惊得撒了手中的甜酒。

    远处的天边, 被刮开了一条裂缝, 随着又一道闪电的落下, 被蓝色气焰与闪电包围的薙刀形态的检非违使出现在战场,接着一个又一个,太刀、大太刀、枪……数不清的检非违使横穿在付丧神与历史修正主义者中间。

    在一个时代逗留得太久,就会有几率被第三方势力检非违使发现。他们挥动手中的兵器,不分敌我地对付丧神和时间溯行军进行无差别攻击。

    即使隔得很远,都能感受到他们身上骇人的气息。

    “这……这也太多了吧?”堀川的手因为惊惧不住颤抖:“这些检非违使的数量早都已经超过一队了。”

    “在那个战场上的付丧神可不止只有一队。”吉尔伽美什将三只不同样式的和果子依次放在一个空盘里,摆出三方对峙的角度,“如果原本相互敌对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和付丧神分别代表Lancer和Saber,这只是一场无聊的骑士对决。这时候不分敌我攻击的检非违使Berserker的到来就会让战况变得有趣起来。”

    胁差少年看着眼睛愈发变亮的审神者,不由自主地问道:“那么您呢?您是站在哪一方?”

    “我是吉尔伽美什,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的吉尔伽美什,我的存在本来就是高他们几个级别的将军,而他们,只是棋子。”

    说话间,检非违使已经解决了战场上的半数军队。

    检非违使一刀挥下就能扫倒一大片,而他们被付丧神和溯行军攻击后只是掉了几件刀装。

    不对啊,即使是很强大也不至于这么难对付。堀川心叫不好,肯定是有审神者把满级刀剑带上了战场。

    检非违使遇弱则弱,遇强则强,他们每一个都是在场付丧神中的最高等级。这么多,都是99级的检非违使的话,那实在太可怕了。

    “主人,不行,太危险了,虽然现在检非违使还距离我们有一段距离,要不要……”本来在房间安静休息的付丧神都围了上来,守在审神者周围。

    “嘘,安静点。”吉尔伽美什食指竖在嘴唇上比了个禁声的手势,“Assassin的行动已经开始了。”

    他敛眸,把一颗红小豆扔进刚才的盘子里。

    战场上,检非违使还在挥舞着死神镰刀收割生命。付丧神还好,时之政府为他们设定了重伤一血回城机制,一团团温和的白光包住濒临死亡的刀剑们,重伤的付丧神被送回本丸。历史修正主义者们就没这么好运了,他们的身体在检非违使锋利的刀刃化为光点消散。

    手起刀落,最后一个敌人被解决,检非违使的头顶正上方的空气云层被压缩成一个漩涡,地上的石子因为吸引力悬浮在半空中。

    眼看检非违使就要离开了,兵器的嗡鸣声响起,检非大太刀低下头,一振锈迹斑斑的太刀贯穿在他的胸口处。

    钝器在血肉中搅动的疼痛让他发出剧烈的嘶吼,其他身体慢慢变得透明的检非违使又重新凝成实体。没有思维的检非违使只知道,只要还有敌人没有被解决,他们就不能走。

    眼看所有检非违使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一期一振快速抽回本体,头也不回地向着人流密集的街道上跑去。

    危险的压力慢慢靠近,检非违使追随着逃走的太刀从战场来到旅社附近。

    检非违使不会攻击没有灵力的普通人,他们大脑中被设定的攻击对象只有付丧神和历史修正主义者。

    在此居住的人类对飘荡在空中的巨大怪物毫无察觉,他们只看得见天空中越来越密集的雷电。

    就要到了。

    蓝发的太刀望着和吉尔伽美什约定好的地方,咬破舌尖,提起最后一口气,跳上了屋顶。

    没有退路,四周全都被检非违使包围的死死的。

    一期一振没有再逃,他拔出腰上的本体,对准一个点用力劈下去。天花板被打破,屋子里三个审神者颤抖地缩成一团。

    正是当初收集吉尔伽美什数据的两个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和他们的组长。

    发现了新敌人的检非违使甩出手中的金枪,只一击就捅破了他们的防护盾。

    “可恶!这振暗堕刀想拉着我们一起死!” 死亡的恐惧笼罩在心头,那位组长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自持,默念咒语,一张燃烧着的火焰咒符被他甩向一期一振。

    “就算是死也要你死在我们前面。”他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怨毒地诅咒。

    身前是限制灵力运转的咒符,身后是金枪的破风声,一期一振没有躲,坦然地承受了这两道攻击。

    太刀的胸口被开了个洞,他再也无力支撑这具早已伤痕累累的身体,“咚”的一声跪倒在地,艰难地转过头,嘴唇无声地开合。

    他说,“交易完成。”

    我似朝露降人世,转去匆匆瞬即逝。

    躺在被窝里的前田忽然流下眼泪,他转头,望着站在窗前药研小声地说:“药研哥,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突然好难受。”

    “听话,睡一觉就好了。”药研没有回头。

    “好。”小短刀乖巧地闭上眼睛。

    他有一个愿望,睡一觉醒来能看到一期哥。他没有杀前任审神者,一切都是历史修正主义者的阴谋,主君大人允许的话,能让他偶尔去探视一下一期哥就更好了。

    那三个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满级检非违使刀刃下就像切白菜那么轻松,他们死了带着后悔与怨恨被砍得七零八落。

    “杂修,你们死亡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胆敢算计得罪我——吉尔伽美什。”他们最后看到的是站在煤油路灯上,金发赤瞳的王者,他扬着下巴不屑地说:“因为亲手杀你们会脏了本王的手,碾死几只蚂蚁能得到什么成就感呢?看着你们自相残杀倒是为一场不错的余兴节目。”

    检非违使没有离去,他们少有的聚集在一起,看向站在高处的吉尔伽美什,这个审神者的灵压,却强大到让早已失去情感与智慧的他们颤栗。

    “呦,好像被发现了。”没有刻意隐藏灵压的吉尔伽美什仍旧站在那里,兴致缺缺地看着那些随时准备发动攻击的检非违使。

    没想到看戏过后还得处理剩下的杂修。

    血肉模糊的地板上,云锦绣纹的金色锦囊一闪一闪地发出黯淡的光芒。

    时间转换器设置的时间坐标名为“维新的记忆”,在没有返回本丸重新切换传送坐标的前提下,付丧神是不可能步入高级战场的。

    吉尔伽美什扬扬下巴示意博多带路。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询问当事人。

    察觉到此刻的气氛并不适合向审神者进行初入手的自我介绍,新来的两个付丧神都是朝吉尔伽美什的方向行了一礼,便跟随在他身后一同前往手入室。

    萤丸和山姥切国广都坐在手入室外面的长椅上,他们干净整洁的出阵服被利器划得破破烂烂,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上满是伤口血痕。

    一个身穿白外套戴着细边框眼镜,介乎少年与男孩之间的付丧神正蹲在萤丸和山姥切国广身边,格外小心地用沾了药酒的纱布为他们处理伤口。

    事实上这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药研藤四郎心里很清楚——刀剑付丧神说简单点就是灵体,人类的医药自然无法治愈灵魂的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