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照见星星的她》

www.hg7907.com:李宏晨随后将该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要求游戏运营商恢复其游戏装备。

50.第五十颗星

    Chapter50

    沈时的话, 事实让汤贝有些懵,什么她是不是觉得他是一个很大方的男朋友?

    呃, 他当然大方了!

    就算呆在美国读书工作那么多年,也没有被美国文化洗礼, 每次约会都不跟她玩AA, 搞得她都很不好意思,谈个恋爱就像是蹭吃蹭喝……

    还有上次买车, 一起刷掉她那辆的车钱,像是多买一个白菜球似的。♀杂$志$虫♀

    黑五买一送一牛仔裤, 也是他付的钱,更别说洛杉矶两人刚认识, 他就将他的卧室让出来给她……还有, 她偷拍了他的换衣视频,他也只是关掉自动寻人功能不再追究。

    这样的男人,男朋友,怎么不大方!

    甚至已经不仅是大方,简直是大气!明月入怀!海纳百川!幕天席地啊!

    汤贝点了下头之后, 一双眸子亮丝丝地看着沈时, 里面满是欢喜和肯定, 然后将所有的肯定都用一句话表述出来:“沈哥哥……你是全世界最大方的男朋友。”

    声音有意压低, 像是趁着周围没人, 悄咪咪地表扬他一句。

    沈时站在汤贝面前, 并不接受这顶高帽儿, 反而明确地表示:“那我告诉你, 我一点都不大方。”

    汤贝:……

    啊?汤贝又有些懵了,因为从沈时的口吻和神色推测,他所说的大方,好像跟她刚刚想的有些不一样。(何止不一样,简直是南辕北辙。)

    汤贝默默地注视着沈时,倒也很快想到樊树那边去,她觉得不可能,但不排斥这个可能性——沈时是吃醋了吗?!

    “沈医生,你是……吃醋了吗?”汤贝好奇地问,尾音有些飘。

    沈时也不藏着,淡淡反问她:“难道我需要喝掉一瓶醋,我女朋友才能闻到我的醋味么?”

    汤贝:“……”

    吃醋还能用冷幽默的方式说出来,这让汤贝有一种莫名的歉意,可是樊树是她小时候最好的朋友,明天就要动手术了。她就想多陪陪他……

    不都说手术前的鼓励和陪伴很重要吗?主要樊树都没什么亲人,她在东院碰到他,除了两人小时候关系好外,汤贝还有一种难以推卸的使命感。

    沈时见汤贝垂下脸,非常清楚自己女朋友的内心想法,换了话说:“你陪樊树可以,但是要把握好男女关系,别让樊树误会了。”

    误会两字,顿时让汤贝明白过来,她猛地想到一个可能,直接问了出来:“沈哥哥,是不是我哥对你说了什么?我和樊树只是朋友同学,我们没有……”

    一时之间,沈时想自己是不是太霸道了。

    “最多,我和樊树就是那种过家家的……”

    他什么都没问,汤贝已经自己坦白出来。

    沈时抿了抿唇:“我知道。”顿了下,加了一句,“柏文没对我说什么。”

    汤贝嗯了声。

    沈时继续说,作为男朋友,他也想提个小请求,“等樊树手术之后,你不能像这两天这样陪着,这种陪伴已经超过普通朋友可以做的了。”

    汤贝默默地点头,明白,并接受。

    男女恋爱,要想双方关系长久,一旦出现问题就要快速解决。如果要这样,必须有经验的一方带着没经验的另一方。

    汤贝觉得沈时肯定比她有经验。刚刚那一番话说得真厉害,明明态度强硬,表达却很委婉。

    但是她也有纸上谈兵的经验啊!汤贝跟沈时走过长廊,站在楼梯转过身说:“沈哥哥,等樊树手术结束,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

    沈时抿了下唇:“好。”

    傍晚,汤贝给樊树拍摄手术前采访视频,这个采访是樊树自己要求记录,主要想留一个做纪念。

    汤贝在他病床前支起了摄像机。

    病床上护工给樊树剃头,樊树面带着傻笑,开口问她:“我剃了头是不是更帅了?”

    “帅,简直是一个俊俏小和尚。”汤贝回话。同样她的声音一块录了进去。

    樊树是一个爱笑的男孩,就算明天开脑依旧不影响他爱笑的本性,对着她的镜头,他说起了一件事:“我初中那会就特想剃光头,没想到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汤贝接了樊树的话:“因为看了《越狱》么?”

    樊树张了张嘴,抬起手指说:“……贝贝,还是你懂我!”

    汤贝笑嘻嘻,既然是术前采访视频,就应该她来提问,她问了第一个问题:“手术结束后,第一件想的事情是什么?”

    樊树想了想,回答她说:“我还不知道,但是我想应该感谢老天吧,感谢老天爷爷没有收走我。”

    胡说什么!汤贝反驳他:“手术顺利你不感谢你的主刀医生和其他医生护士,居然要感谢老天,迷信。”

    樊树忏愧地摸头:“那我就感谢沈医生。”

    “嗨,沈医生……”就在这时,樊树抬眼叫了声病房外出现的男人,依然一脸笑吟吟。

    汤贝也回头看了眼沈时,转了转眼珠儿,继续采访樊树:“那经过这次手术,有什么以前想做却没做,身体恢复后想去尝试一下的事呢?”

    “有!”樊树咧着嘴,回答她,“我要去参加中国优声,去唱歌比赛。”

    “我支持你。”汤贝感觉不错地点起头,想起以前樊树最爱唱歌,小学初中的每次的十佳歌手都有他。

    视频里,樊树弯了弯眼。

    很快他剃光了头,然后朝着她的镜头,比了一个V手势。

    最后一个问题。汤贝看向樊树:“紧张吗?”

    “有点。”樊树如实回答。

    “紧张是正常的!”汤贝笑着说。

    沈时进来了,他过来查看一下情况,然后嘱咐几句术前注意事项。汤贝的采访视频也完成,她来到了沈时旁边,也对樊树说:“好好记着。”

    樊树一叠连声地答应:“记着记着呢。”

    “不要有什么压力,相信我。”沈时开口,语气有一种笃定的保证,然后以明天主刀医生的口吻交代,“晚上就吃颗□□,好好休息。”

    樊树郑重地点了下头。

    顿了下,他对沈时提了一个请求,递出自己的手机说:“沈医生,等会你可以帮我和贝贝拍一张吧。”

    汤贝转了下头,耳边落下沈时清沉的回答:“好,没问题。”

    沈时接过樊树的手机,汤贝坐到病床边,樊树将手放在她肩膀上,轻轻地搭着,然后漾出一排白牙地笑着。

    一道清脆的“咔嚓”声,这张两人合影留在了樊树的手机里。

    沈时递还手机。

    第二天樊树排在脑外第一手术室,第三位手术,整个手术过程会在隔壁的演播室全方位记录。这是东院两年前开通的手术特别服务,利用视频传送系统实时直播手术过程,当然由于**问题,也需要患者签字视频申请书。

    手术直播视频不仅可以让家属观看到整个手术过程,也方便实习生和医生交流手术过程,讲解手术操作的难点。

    手术室外的直播屏幕,十六块大屏幕,完全从各个角度记录着里面手术室的情况,第一个视频里,护士正给沈时戴上无菌操作的手套。

    手术台上,樊树突然朝所有人比了一个yeah,然后连麻醉医生都笑了,顿了下,也朝外面比了一个手势。手术外几位观摩的实习生都笑了,对她说:“汤汤,你这位朋友心态很不错呢。”

    汤贝扯笑,心却揪着,视频里沈时戴着口罩来到手术台。

    手术开始了。

    所有步骤都有条不紊地进行,就像黄医生对她说的话,虽然再小的手术都存在风险以及各种可能性,但是这样的手术东院每天有好几台,大家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更别说沈时这样一个天赋满级的外科医生。

    内科讲经验,外科论天赋,开刀做手术,除了经验,更重要是心理质素和操作技能。

    视频画面里,不论沈时还是其他医生护士,都在一丝不苟全神贯注地进入手术过程,汤贝原本紧张的心绪逐渐放松下来。

    因为紧张,她亲眼看樊树的开脑手术,都不觉得画面可怕。或许,还有她对沈时的无比信任……

    她想到一句话:你若信赖相托,我必全力以赴。

    整个手术时间并不长,从确定切口位置到开颅,将硬脑膜切开,找到肿瘤并切除,然后关闭颅腔,这个时间比她想象得短。

    直到结束,沈时摘掉显微眼镜,抬起头。

    他朝她看了过来。

    此时此刻,就算他什么都没有说,汤贝基本落了心,樊树手术顺利地完成了。

    沈时从手术室出来,汤贝也从手术直播室出去,沈时站在前面,摘掉了手术口罩,没有等她问什么,对她说:“手术顺利,别担心了。”

    汤贝很想抱一抱沈时,沈时去换衣了。

    晚上,汤贝在术后观察室外看樊树,里面樊树已经醒了过来,他穿着病号服,缓缓地朝她伸出手,朝她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汤贝举起摄像机拍下了这一幕。病床上逢生的年轻男孩,旁边是一台平稳记录生命体征的显示器。

    很快,到了这个星期的周末。沈时休息,汤贝也跟着沈时休息。

    最近天气逐渐回温,沈时周六开车来接她,不到中午阳光就十分热烈,像是转而入了夏,明明五月都没到。

    今天,汤贝上身套着一件薄薄的白色套衫,搭着小腿裤,白球鞋。套衫由于织法“偷工减料”,外加是轻盈的白色,就显得有些透。所以,她保守得多穿了一件白色小吊带。原本她买这件套衫的时候,专柜小姐特意建议她直接单穿,将 bra若隐若现透出来,非常性感。

    呃,她并不觉得。

    真正的性感是沈时这种就算从上到下都穿得规范妥当,给人无端的高洁感,让人感到禁欲,又想窥探其中。

    比如他穿衬衫,从来不会多解一颗纽扣,哪像她领口开得那么大,还将锁骨露给他看。

    今天沈时带她去他新租的公寓,她带上了笔记本电脑,因为里面有她打算送他的礼物。

    为了方便上下班,沈时新租的公寓就在东院附近,靠近临江的公园,周围环境很好,只是对于沈时一个人住要租个三居室,汤贝有些……嫉妒。

    而且今天,沈时带她过来,显然还把她当小女佣使唤。

    公寓是新装修的,里面配套高端,客厅堆着他从紫金花园般过来的书,和洛杉矶寄回来的物件,全部没有整理归类。

    汤贝像个贴心的女朋友,替沈时理了理东西,然后坐在地板上怀疑自己的动手能力——她怎么越整越乱了。

    沈时拿着新买的洗漱用品去了洗手间,汤贝看了看这堆全是英文的文档资料,叫了一声:“沈哥哥。”

    因为没有得到回应,她站起来,直接走向洗手间,顺手地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沈时在嘘嘘……

    “对不起。”汤贝呆呆地站在门口,第一次,她看到沈时上洗手间,而她破门而入,像个女流氓。

    然后,她视线本能地从上往下……

    “贝贝。”沈时制止了她,声音压了压,很无奈。

    她赶紧关上门。

    原来沈时也会嘘嘘……呃,他是人,当然要嘘嘘了,而且他是男人,肯定是站着嘘嘘,跟其他男人一模一样……都要掏□□的……

    汤贝贝默默地走到客厅牛皮软沙发,坐在靠窗的扶手上方,面色持续发红。同样的场景,让她想到一个鼎鼎有名的大作家,明明娶了心目中的女神,只因为一次无意间打开没有反锁的厕所门,看到女神在如厕接受不能,难堪得要离婚……

    汤贝觉得她倒是不会因为看到沈时嘘嘘就要跟他分手……但是,她心里怎么会如此别扭呢,难道交往这段时间里,她还没有将沈时当做男朋友,只是男神吗?

    呜呜。可是不管是女神,还是男神,身体的生理结构是一样的啊……

    汤贝为自己感到羞耻。

    而她之所以脸红不已,甚至情绪反复波动,不全是她自己行为冒犯,而是她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远远比上次洛杉矶看到的脱衣视频更令人冲击。

    因为具体到某个特殊部位。

    对,没错,她看到沈哥哥的**了!还是一览无遗的那种,完全深深留在了她脑里,好像真的跟AV里……一模一样。

    汤贝热着脸庞,独自背坐在沙发扶手,反思般地耷拉着脑袋,直到沈时来到她后面,拍了下她肩膀。

    汤贝怔怔地回过头,有些无颜面对。可是,沈时并不放过她——

    “汤贝贝,我们聊一聊。”沈时对她说,依旧是姿态挺拔,面容冷静从容如常。

    啊,还要聊一聊?汤贝仰着头,眼巴巴地瞅着自己这位神仙般的男朋友——聊啥啊,她看都看了……

    沈时微微注视着她。

    汤贝触碰了下沈时眼神,小心翼翼地抖了抖睫毛。难道,谈一谈第一次撞到男朋友嘘嘘的观后感?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