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不及格先生》

www.hg7907.com:不少学生家长称,在看到教师发布的商品信息后,会觉得“尴尬”,“买或者不买都不合适”。

47.四十七分

    这是防盗章, 亲的订购买比例太少了哦,请补买之前的v章后再尝试  乔赫离开的时候, 陆壹鬼鬼祟祟跟了出去,一离开店内可观察到的视线范围, 立刻抱着乔赫的手臂把他拽到一边。∠杂±志±虫∠

    乔赫不耐烦地把手抽回来。

    “哥, 怎么回事?你是不是骗姐姐了?”陆壹压低声音问。“什么平兰县,你去过平兰县吗, 还回家过年。”

    乔赫语气很淡,不想与他多说。“管好你自己的事。”

    “什么啊, 你干嘛骗她?她很认真的,你说什么她都会信。”陆壹严肃地瞪着他, “你老实交代, 你是不是想玩玩她就甩掉?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不会再帮你了。”

    乔赫斜他一眼,冷冷道:“我有让你帮过我?”

    陆壹一噎:“怎么没有?你把她弄到我店里,不就是让我帮忙,近水楼台地好方便你下手。”他咕隆道, “好不容易见你身边出现一个女人, 我还以为你喜欢她呢, 早知道你欺骗别人感情, 我才不会助纣为虐, 送羊入虎口。”

    乔赫额角抽了抽, 忍耐道:“我没骗她。是她认错人了。”

    “所以你就默认了?这跟骗没有任何区别啊。不行, 我不能骗她, 等下我就把实话告……”陆壹义正辞严的话未说完,对上乔赫森寒的眼神,缩了缩脖子。他抓抓头发,“哎我不管了不管了,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你等着吧,我看你以后穿帮了怎么交代。”

    他气哼哼转身回店里,乔赫站在原地,握着咖啡杯的手紧了紧。

    司真已经煮好了一碗小馄饨,用保温桶装起来,对进门的陆壹道:“馄饨好了,你快给你室友带过去吧,时间久了会坨掉。”抬眼见他蔫了吧唧的样子,“怎么了,又跟学长闹别扭了?”

    “三观不同,无法沟通。”陆壹一本正经地说。

    司真乐了:“你们俩真可爱。”

    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天天斗嘴闹架,转眼又和好如初。

    陆壹不知道小声嘟囔一句什么,提上保温桶:“我去给我神仙姐姐送饭了。”

    江州路的项目出了点问题。

    方案定案后,国土部门的审查已经通过,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却被压着批不下来。催了几次没有结果,乔赫亲自出面,去拜会规划部门的几位相关领导,全吃了闭门羹。

    这天徐然正在向乔赫汇报,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一身职业装、妆容艳丽的女人出现在门口,红唇一勾。

    乔赫面色冷漠,徐然皱眉提醒:“高密,这是乔总的办公室,有事请先敲门。”

    高莉扬了扬描画张扬的眉毛:“怎么,董事长来也得敲门吗?”

    徐然脸色一变,与此同时瞧见高莉背后出现的身影,立刻恭敬地鞠躬:“董事长。”

    办公桌后,乔赫起身走出来,向沉着脸步入办公室的老人颔首。乔老爷子径直从两人身前走过,到办公桌后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文件,翻了两下,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摔,声色俱厉道:“你每天都在做什么没用的东西!”

    高莉站在老爷子身边,嘴角一直勾着轻微的嘲讽的弧度,目光紧盯着对面容貌出挑的男人。

    办公室的门还开着,徐然硬着头皮去将门关上,低头站在一边。

    “一个许可证都搞不定,你这个总经理是干什么吃的!”老爷子的拐杖在地上敲了敲,沉重的声音放下一下一下墩在人心上。“做事没一点效率,审批上浪费这么多时间,工程什么时候才能开工?”

    乔赫不解释,徐然大胆开口道:“董事长,这次是规划部门有意为难,乔总已经约了对方数次,那边不肯见面……”

    “区区一个规划局,就能把你难住,这么多年在国外学的都是什么东西?”老爷子大怒,“早叫你学管理,你一意孤行非要学什么生物医学,尽是些没用的东西!一个小项目都做不好,这么大的公司我怎么交到你手上?”

    乔赫全程一言不发,高莉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老爷子骂完,拢着眉头道:“你姑父跟规划局的人熟,你搞不定就让他出面。”

    这次分明就是廖总从中作梗。徐然张了张嘴,话还没出口,便听到乔赫的声音:“不必。我会处理。”

    老爷子冷哼一声,拄着拐杖走到乔赫跟前,严厉地看着他:“拿出乔家人的本事,别跟你爸一样没出息!”

    两天后,乔赫结束董事会议回到办公室,徐然进来道:“乔总,今天中午廖总约了张副局长在聚福楼吃饭。”

    “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都备好了。”

    乔赫整理好袖口,神色淡漠:“走吧。”

    聚福楼,二楼包厢里,张副局长跟廖达客套着喝了几杯,转入正题:“廖总,你那个侄子已经约了我三次了,再不见说不过去啊。”

    廖达放下酒杯:“太年轻啊。”他似笑非笑地,“这个年级就得吃点教训,先学会怎么低头,以后的路才好走哇。”

    “你说的也是,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忘了尊重怎么写,一个个心比天高,不把人放在眼里呢。”他话音一转,“不过,这事儿听说已经惊动了董事长,再闹下去怕是不好收场。”

    廖达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给他斟了杯酒:“快过年了,张局和夫人今年准备去哪儿过?这几年大家都爱往海南跑,正好我在三亚有座别墅,就在大海边上,不过工作太忙,一直没机会去,空着都要落灰了……”

    包厢门霍然推开,乔赫走了进来。

    “三亚的别墅,姑父上个月不是刚去过。”他毫无不请自来的拘束,神色从容地往两人对面一坐,右腿交叠在左腿上。

    张副局长目光几变,和廖达对视一眼。

    乔赫看着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换,停顿几秒钟,忽然道:“姑姑是年底回来吧?”他看着廖达,拿出一叠照片,甩到桌子上。

    质地光滑的照片散落开,高分辨率的照片上清晰显现出三亚蓝天白云椰树大海的风景,廖达坐在白色遮阳伞下,身上搂着一个年轻性感的女人,姿态亲昵。

    廖达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嘴角噙着笑,似乎并未因为这些照片感到压力。

    “小赫真是成长了。”他意味深长地说。

    乔赫垂眸,脸色很淡:“还要感谢你的教诲。”

    说完,他眼皮一抬,视线转向张副局长。后者正探究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对上他冷漠的目光,便笑哈哈道:“乔总,久仰大名。”

    乔赫甚至懒得应酬他,开门见山:“张副局长的儿子今年七岁了吧,跟你女儿同年。”他在张副局长骤变的目光中,继续漫不经心道,“二奶跟正房养在同一个小区,张副局长也是有魄力。您太太知道吗——她的女儿和私生子上同一所小学,同一个班级。”

    原本还想打个哈哈把闭门不见的事揭过,张副局长此刻却是方寸大乱,他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全仰仗了在省委做秘书长的岳丈大人。

    “乔总,你……”

    乔赫连他想说什么都不听,将带进来的手提箱放在桌面上,打开锁扣,随手一转,整整一箱的红色钞票对着张副局长。

    他神色倨傲:“明天我要拿到许可证。”

    乔赫从聚福楼出来时,大堂的钟声刚刚敲响十二点。

    天阴沉着,不见太阳。

    徐然下车,拉开后座的车门。乔赫看到对面一个小摊贩,小推车上扎着一团团粉红白色蓝色的棉花糖。

    他看得有点久,徐然出声:“乔总?”

    乔赫收回视线,越过他走向驾驶座。对于这个突然的行为,他一个字也没交代,徐然已经自觉地关上后座的车门,退到路边。

    乔赫把车停在国重实验室楼下时,正是午饭时间,不时有学生行色匆匆地进进出出。

    他在车里沉默地坐着,视线落在前方,不知何处。

    十五分钟后,国重门口出现两道身影,一高一矮,一男一女,有说有笑地并肩走出来,一起走向食堂的方向。

    乔赫看着那两道悠然的背影,目光慢慢转冷。

    施宇保研到黄教授手下,跟司真在同一栋楼不同的楼层,出门的时候刚好遇到,便一起去吃饭。因为实验室还有很多事情,吃完饭也没回宿舍休息,又回到国重大楼。

    司真在跟的实验遇到了一点问题,这几天正是瓶颈期,师兄师姐都还没找到头绪,便跟施宇一路都在讨论。

    她看到了停在楼下的车子,很眼熟。

    她对车子不是很了解,劳斯莱斯这个响当当的名字却听过,被盛佳寻科普过几次,记住了两个R的车标。

    这辆车,这个一般人拿不到的车牌号,她在诚信小区见过。她记得那天徐然给她送来学长的字条,车里坐着那位乔总。

    司真的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

    施宇便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个长相很出众的男人下了车。学校里宝马奔驰并不少见,劳斯劳斯却不多,施宇正打量这位车主,却发现他竟是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司真看到是乔赫,冲他笑了笑:“学长,你怎么来了?”

    乔赫没有回答,冷漠的一张脸仿佛自带制冰装置。虽然他一直都没什么表情,司真却已经慢慢地能分辨出一点他的情绪。

    她感觉到他好像在生气,正要问,还没张口,他已经走到跟前,握住了她的手。

    谭姨的声音随后飘出来:“司真快上来吧,饺子下锅啦。”

    司真应了声好。

    她回头望了一眼,走进楼道,跺了跺脚上的雪。

    车上,徐然翻开文件夹,视线快速在名单上浏览一遍,郁闷地啧了一声。他在乔氏工作几年,钉子户见识过不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整个小区数十户人家,无一例外全都不肯搬。

    江州路商业圈是公司接下来的重头项目,周围的地皮基本已经十拿九稳,这个并不起眼的诚信小区,反而迟迟拿不下来。

    上面董事长不断施压,后头还有个廖总虎视眈眈,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