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偏向瞎子抛媚眼》

www.hg7907.com:  * * *      * * *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我们党立足新的历史方位、把握运用治国理政规律的重大创新成果,已经并将继续引领中国开辟新的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47.第四十七眼

    风里雨里, 我在晋江等你

    不是一拳下去就完了的,方泽还想站起来, 却被穆际云一脚踩在地上。∮杂∞志∞虫∮

    他身边的人立刻冲了上来,却被段骁和赵清媛拦住, “嘿!别打扰我们看穆老师打架啊!”

    两边人扭打成一团, 很快,邱四个叫了保安来拦住这群人, 唯独没有拦住穆际云。

    邱四哥唯唯诺诺地弯腰,说:“穆少, 您看这就算了吧……这……”

    穆际云横他一眼,他立马闭了嘴, 退到段骁背后, 悄悄啐了一口。

    穆际云慢慢蹲了下来,一脚还踩在方泽胸口上,一手撑在自己膝盖上。

    “今天我请你喝酒怎么样?”他舔了舔唇角,朝邱四哥说,“两瓶路易十三, 拿最贵的。”

    “啊?”

    邱四哥傻眼了, 这是什么套路?

    他又看了看楚昭昭, 早躲穆际云身后去了。

    老师就是这样一种存在, 不管你平时多怕他, 遇到危险的时候, 老师是仅次于父母的安全感存在。

    像小学迷路遇到老师, 像中学下晚自习错过末班车后坐老师的车回去……

    虽然现在的情景有些难以描述, 但楚昭昭还是觉得,穆际云来了,她就安全了。

    即便对方可能不知道她是自己的学生。

    片刻后,邱四哥把酒拿来了。

    周边有不少看热闹的,偏偏保安又拦住了方泽的朋友,场面杂乱,却空出了一块儿地,就躺着方泽。

    穆际云打开瓶盖,抓起方泽的领子,直接往他嘴里灌。

    要说酒劲儿,路易十三可比刚刚他灌楚昭昭的烈多了。

    方泽嚎着,脑袋上还流着血,手一舞足一蹈,像个落水的大猩猩似的,嘴里塞着酒瓶,一想张嘴就只能呜呜呜地,围观的人有的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喝吗?”穆际云语气平稳,眼神却阴冷地让人发颤,“这种灌酒的把戏,我高中就玩儿腻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用来对付女人。”

    说完,刚好一瓶酒见了底。他又拿下一瓶,粗暴地往方泽嘴里灌。

    “不过这两瓶好酒倒是便宜你了。”

    穆际云始终平平静静的,直到他起身扔了酒瓶子,手臂受惯性影响还在摆动,这才看得出来他刚刚有多用力。

    穆际云微弓着背,看着方泽,浑身阴冷。

    若不是亲眼所见,楚昭昭绝对不可能把眼前这个人和讲台上那个穆际云联系在一起。

    方泽付在地上猛咳,吐出来的东西也不知道是酒还是胃里的残留物,总之不太好闻就是了。

    他的朋友们有的出去打电话,有的蹲着拍他的背,闹闹嚷嚷的。

    但如此嘈杂地环境中,楚昭昭却清楚地听见穆际云说:“跟我走。”

    跟他走,去哪儿?

    穆际云转身走了,楚昭昭看了眼四周,刚刚的恐惧之感还没有完全消除。

    除了方泽的暴行,还有穆际云给她的惊吓……

    穆际云带着一丝不耐烦转身,见她还愣着,一把抓起她的手腕拽着她往楼上走。

    赵清媛和段骁跟在后面,一脸兴奋。

    “卧槽……穆际云终于像个人了哦!”赵清媛两眼放光,看好戏似的,“终于不装逼了,我看他也早就想找个人打架了吧。”

    “你这女的……”段骁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能不能像个正常女人?”

    “我就问你,咱们穆老师整体端着那逼样,你难受吗?”

    “难受。”

    “那不就得了。”

    两人跟上去的时候,穆际云已经坐沙发上了,楚昭昭却站在一旁,脸上泪痕还没干,但谁也没说话。

    “坐呀姑娘!”赵清媛吊儿郎当地走过去,突然伸手按住楚昭昭的肩膀,把她按到了沙发上,然后双手撑在她脸旁,“可托你的福了,上次看到穆老师冲冠一怒为红颜,可还是高二的时候了。”

    话刚刚说完,赵清媛感觉背后一道眼刀,便僵硬地笑了笑,坐到了段骁身旁,低声说:“但其实吧,这姑娘长得也一般哈?”

    “哧……”段骁凑在她耳朵边上说,“看着其貌不扬,这姑娘可是穆老师的专属挂,只要帮他摇骰子,就没输过。”

    “啊?”

    赵清媛以为段骁开玩笑,可听他语气又不像说笑的。

    所以,穆际云把人打成那样,就为了……一个挂?

    赵清媛难以置信地看向穆际云,只见他脸色沉得吓人,哪儿像是个刚刚英雄救美的样子。

    楚昭昭这时候胃里翻滚着酒,快烧坏了她肚子一般,偏偏一旁的穆际云又冷着脸不说话,简直就是内外煎熬。

    楚昭昭捂着肚子,低声说:“穆先生,谢谢您。”

    穆际云抬抬眼帘,轻飘飘地看着她,然后点了根烟。他深吸一口,缓缓吐出烟圈,却还是不说话。

    到了这时候,楚昭昭明显感觉到穆际云在生气。

    可生哪门子气?不是刚刚救了她吗?

    这厢,段骁咳了两声,“穆老师,你把人带上来,就这么干坐着啊?”

    穆际云抬下巴,换了个姿势垂眼看楚昭昭,但这次他张口了。

    只是,话冒到嗓子眼儿又咽了下去。

    他本来想说,“一句谢谢就完了?”

    可这么一来,楚昭昭肯定立马知道他现在清清楚楚她就是楚昭昭的事情。

    穆际云皱了皱眉,打算换个说法。

    他上下打量楚昭昭,今天倒是穿自己的衣服了,开春的季节,她穿着蓝色衬衣,白色毛衣开衫和一条牛仔裤,再简单不过的装扮,跟脸上那浓妆实在不搭。

    穆际云不知怎的,看她的浓妆十分不顺眼,顺手就捏住她下巴,左右掰了掰,目光定格在她眼睛上。

    这眼妆哭的,跟鬼一样。

    穆际云突然就有些想笑,但终于还是没笑出来,反而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说吧,怎么惹上那人的。”

    “我……”楚昭昭语气踌躇,一看就知道在即兴组织语言,“我说错话了,惹到他。”

    “就你这胆子能惹到他?”穆际云声音渐渐生硬,充斥着不悦,“跟我说实话。”

    “……”

    楚昭昭还是沉默了一阵,才说:“他是我闺蜜的男朋友,他骗我闺蜜,我打算告诉我闺蜜。”

    穆际云的表情有些复杂,他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种事。

    一旁的赵清媛竖着耳朵听两人对话,听到这里,忍不住说:“那你说了没啊?”

    她睁大了眼睛,散发着八卦的光芒。

    “还没来得及说。”楚昭昭说。

    “唉……”赵清媛一脸失望,“还以为能围观一场好戏呢。”

    穆际云瞪她一眼,赵清媛讪讪地转身假装跟别人说话去了。

    “以后少管闲事。”穆际云对楚昭昭说。

    赵清媛又笑嘻嘻地转过身,“穆老师,您现在可不就在管闲事么!”

    穆际云脸色铁青,隐隐已经不耐烦了,幸好段骁扑过来拽开了赵清媛,“你能不能少说一句?有没有一点儿眼色啊你?”

    被赵清媛一打岔,穆际云就沉默了下来。

    楚昭昭思来想去,又说了句“谢谢”。

    “还有呢?”穆际云缓缓俯身,靠近楚昭昭,两人的鼻尖也只有一拳之距,“还有别的要说的吗?”

    或许是离的太近,楚昭昭清楚地闻到了穆际云身上的味道。

    那是一种……叫不出名字,却隐隐蛊惑人心的味道。

    楚昭昭没有谈过恋爱,她想,难道这就是男人的荷尔蒙?

    “没、没有了。”楚昭昭酒力开始上头,眼前的人却凑得那么近,呼吸直接拂过她脸颊,带着一点烟酒味,一举一动好像都在诱惑人一般,她紧张地抓紧了裤子,“谢谢穆先生。”

    穆际云盯着她看久了,在心里憋了许多天的气一股脑冲上来了。

    他伸了伸下巴,在楚昭昭耳边一字一字说道:“你这样真的很没意思。”

    说完,他拎起衣服起身就走。

    “哎?怎么走了?”段骁朝着他吼,“你上哪儿去啊?”

    “傻逼吗你!”赵清媛踢了段骁一脚,“跟上啊!”

    两人丢下楚昭昭追穆际云去了,段骁跑得快,两三步就蹿到了穆际云身边。

    “干嘛去啊?”

    “回家。”穆际云说。

    “我说你这是什么毛病?眼巴巴来这儿坐了一个月,说走就走。”

    “有意见?”

    “没没没!那啥……我就是想说,刚刚你下手那么狠,不怕两瓶酒下去把人给灌死啊?”

    穆际云还没说话,赵清媛就笑开了,“段骁你傻了吧?人穆老师说了,这种玩法儿都是他高中玩儿剩下的,能没点儿分寸?”

    “你们俩烦不烦?”穆际云脚步越来越快,只想摆脱这两个人。

    “别嫌我们烦嘛,我们也是关心你嘛,你就不怕这事儿被闹到你们学校里去?”

    “谁敢?”穆际云回头,原本紧紧抿着唇,这一刻,却化开了一丝笑,“闹过去也好,早不想干了。”

    *

    楚昭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惹到了穆际云了,她情绪低落,胃里又难受,扶着栏杆才慢慢下了楼,找到邱四哥,说道:“四哥,对不起,今天给你添麻烦了。”

    邱四哥花了好大力气善后,心情自然不爽,将手边的杯子顺手砸像楚昭昭的脚边,“你他妈钱没给老子挣,事儿倒是惹得不小!”

    楚昭昭低着头,“对不起。”

    邱四哥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别开脸,揉了揉太阳穴,说:“你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在咱们这儿不能得罪客人,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些人背地里是什么样,像方泽这种,当着这么多人就敢那样对你,背地里他敢搞死你信不信?你今天运气好遇到别人给你撑腰,但可不是天天都有这么好的运气。”